广州旅游网-广州旅游景点_旅游攻略_线路推荐
菜单导航

景区单日迎客逾千 海南旅游艰难重启

作者: 广州旅游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0日 02:01:11

  今年的清明小长假,成为疫情后的第一个出游焦点。

  4月5日,黄山景区一大早就达到限流2万人,为了能够正常维持秩序,不得不停止游客入园;6日,杭州西湖的断桥再次成为了“人桥”;西溪湿地也深受游客欢迎,等不到当天售票,提前一天门票就一扫而空。

  但被誉为“东方夏威夷”的海南,却显得格外冷清。

  4月4日,天涯海角旅游区接待游客1359人;次日,游客数量有所增长,但也只有1426人;三亚南山文化旅游景区在清明节当天只有1880名游客。

  “清明时期,游客差不多还是那个样子,我们也不鼓励在疫情还没有彻底解决的时候放开(旅游)。”4月6日,海南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王建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海南拥有某家中小型酒店的张欣(化名)同样没有感觉到清明假期游客的变化。“每天入住率没有增加,还是在10%―20%。”

  事实上,在此之前,海南旅游业已经在为市场恢复做准备。

  疫情期间,海南的文化场馆及旅游景区,正在通过线上方式,领着游客们“宅家旅游”。

  3月23日晚,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也现身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献上其直播首秀,1个小时的直播内,在梁建章的帮助下,亚特兰蒂斯卖掉了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

  “业界在此期间做一些活动,其实是凝聚行业信心,凝聚企业员工凝聚力,以及为新市场到来做准备,这些都是有积极作用。”王建生表示。

  但从刚刚过去的清明节来看,海南旅游业获客能力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与此同时,资金受阻、自救困难等问题使企业不断承压。

  资金链承压

  两个半月前,海南旅游业按下了暂停键。

  “大年初二,我看到酒店这种状态心里拔凉拔凉的,平时人山人海,当时没几个人。”4月3日,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总裁陆志宏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道。

  在陆志宏看来,亚特兰蒂斯还算是幸运。“疫情期间,只有水族馆、水世界和电影院停掉了,其他还是正常运营,那个时候很多酒店已经关门。”

  “1月20日之前,海南旅游业该做的业务还是在做,但在此之后就基本没有了。”4月2日,海南省旅游协会副秘书长葛明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根据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在3月20日公布2月份旅游统计数据显示,当月接待游客总人数同比下滑86.6%。

  在错失春节黄金期后,2月21日,海南海口市以及三亚市先后发出旅游景区恢复营业通知。

  陆志宏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3月5日,海南大概有15天没有新增病例,我们就有一个基本的判断,酒店就慢慢恢复起来了。”

  “现在有60%或70%的复苏率,达到了去年同比差不多的水平。”对于目前的客流情况,陆志宏连续用几个“很好”来形容。

  但亚特兰蒂斯只是少数,更多的企业仍身处无客源困境中。

  当海南事达国际旅行社工作的何文(化名)接到复工通知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兴奋,她心里清楚,就算开业,游客也不会很多。

  “现在消费者不太愿意来海南旅游,就算开展旅游也是大多以自驾游为主,一般不会选择参团。”何文说道。

  张欣也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自己经营的酒店有100间客房,目前每天游客入住客房只有十间或者二十间。

  没有客源的同时,海南旅游企业还会面临资金断裂风险。

  何文给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在两个月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旅行社自身的营业费用以及前期投入,损失有一百多万。

  “酒店要支付100多人的工资,每个月只是员工工资就要有80多万。”这让张欣承担着不小的压力。

  “旅游企业主要是中小企业为主,如果资金链断了,企业基本也就倒闭了。”葛明明说道。

  复苏慢半拍

  重重困境之下,海南旅游企业的自救正在路上,比如现在大火的直播。

  “我们这种传统企业,操作比较‘死板’,直播还是需要再三考虑。”何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关注度和流量能不能快速形成规模,直播的产品能否避免和别家重复,这些都很重要,对于直播成功与否,何文心里没底。

  4月3日,在海南某车技演艺公司负责人李莉(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没有开业,表演人员还在国外,他们都回不来,无论自救还要复工都要等到国外疫情基本控制住才能进行。

  李莉无奈说道:“我们没有办法自救,人员不到位,客流又没有,只能依靠政府扶持,等市场恢复。”

  何时才能恢复正常客流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