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旅游网-广州旅游景点_旅游攻略_线路推荐
菜单导航

供应商为何成了大客户? 桂林旅游需要给个说法

作者: 广州旅游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09日 10:52:45

  原标题:供应商为何成了大客户? 桂林旅游需要给个说法

  ⊙邱德坤 ○编辑 祝建华

  桂林旅游近日发布2019年年报,公司2019年实现净利润5501.86万元,同比下降31.57%。上证报记者发现,桂林旅游去年业绩下滑,一方面是因为转型未见成效,另一方面是因为受亏损资产拖累,且甩卖又无人问津。此外,桂林旅游年报还有一个令人生疑的问题——供应商广西景区通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西景区通),突然成为其第三大客户。这背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业务?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桂林旅游需要给个说法。

  多次甩卖资产无人问

  剥离不良资产是企业改善效益的惯用手段,但桂林旅游却屡战屡败。

  3月31日,桂林旅游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桂林桂圳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桂圳投资)继续进行公开挂牌部分资产,转让价格调整为4853.76万元,即第二次挂牌价格的90%,以及首次挂牌价格的81%。公司表示,若相关资产以4853.76万元成交,对上市公司2020年的净利润影响额约为-642万元。

  该部分资产前两次叫卖发生于2019年,均无人问津,只好今年继续甩卖。桂圳投资主要管理“天之泰”项目和“桂圳·城市领地”门面租赁等业务,常年处于亏损状态。于是,桂林旅游在2019年7月决定转让部分资产,包括库存商品(住宅)和投资性房地产,总建筑面积合计9188.51平方米,首次挂牌价5992.3万元。

  这并不是桂林旅游甩卖资产的个案。2019年,桂林旅游继续推进对丰鱼岩公司、资源丹霞公司及丹霞温泉公司、罗山湖旅游公司等不盈利或亏损资产的整合与盘活。其中,桂林旅游出售丰鱼岩51%股权暨债权,发起了7次转让仍然无人竞买。

  “说实在话,有一定的难度。”桂林旅游董秘黄锡军表示,公司在尽力盘活资产,但是出于各方面原因,接盘方比较难找,有时找到接盘方又遭遇很多变化。

  除了出售不良资产屡战屡败,桂林旅游转型亦一路坎坷。此前,桂林旅游推出旅游+演艺、旅游+文化、旅游+互联网等转型路径,但都不尽如人意。

  2018年7月,桂林旅游计划打造生动莲花项目,总投资约5000万元。《境SHOW·生动莲花》是艺术家许斐携手中国一线艺术家和技术专家创制的一部现代情境舞台艺术作品,由于投资费用估算偏低等原因,生动莲花EPC项目在2019年9月公开招标后流标。为此,今年3月11日,桂林旅游宣布将生动莲花项目的投资额调至1.1亿元,计划在2021年一季度完成竣工验收并试演。

  供应商“兼职”大客户

  桂林旅游2019年年报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常年为桂林旅游供应商的广西景区通成了大客户。年报显示,桂林旅游2019年第三大客户和第三大供应商均是广西景区通,分别产生销售额约2959.48万元和采购额约578.02万元。然而,2017年和2018年,广西景区通均只是桂林旅游供应商,采购额分别约为934.89万元和660.86万元。

  对此,黄锡军表示,财务方面的回复是财务口径和理解角度不同,旅游企业的供应商和客户有其行业特性。

  “这比较少见。”与桂林旅游业务相似的一家上市公司人士也感到奇怪。但他表示,如果桂林旅游的客户和供应商均是一家旅行社,就可能是旅行社作为供应商采购景区门票,又作为客户带旅游团在景区消费。

  天眼查显示,广西景区通成立于2002年7月23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82.64万元,法定代表人是CHEN MICHAEL LONG KUI(陈隆魁)。通过股权结构可见,广西景区通的股东可追溯至陈烁江、李传伟、黄伟庭。经营范围包括旅行社业务(凭有效许可证经营),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代售飞机票、车船票、景区门票、演唱会票及送票服务等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陈隆魁出生于桂林,1986年赴美国留学,后移民美国。1998年担任桂林高新技术开发区高级顾问,2000年担任桂林“两江四湖”工程指挥部高级顾问。2002年回到桂林,至今一直在桂林从事旅游景区开发。目前,陈隆魁任职中国侨联海外委员、中国侨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理事、桂林海外交流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类似现象此前在另一家上市公司出现并被监管关注。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要求该上市公司说明,上市公司与既是客户也是供应商的公司之间,具体业务是什么,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可能导致利益倾斜的其他关系等内容。

  对此,黄锡军表示:“具体业务没有必要去深究,因为这属于不需要披露的信息,我们跟他们不是什么关联方。”

  但上述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在年报中肯定要对出现供应商和客户为同一家企业的具体情况进行解释。